关于博客,关于表达

         开通这个wordpress后有那么一阵,我在想我会不会真的用这个地方,从06年跟风同学开sohu博客后,写了一阵,陆续又在各种门户博客凿了窟,绝大部分都废弃了,就连最开始那个sohu博客也几近停滞,原先写的删的删,隐藏的隐藏,公开日志没几篇。这是为什么呢,因为我总觉得我写的这些东西没有意义,很没意思,总后悔当初干吗要花时间写这些玩意。

         在十几岁的头头上的时候,大概是小学期间 ,读过徐敏霞《站在十几岁的尾巴上》,主旨早已忘记,却一直记得这个有趣的说法,今天我也来到十几岁的尾巴上,重新读这篇作文——“我不是自卑,而是不耐烦把我的事告诉别人,这不仅需要勇气,还需要祥林嫂般的神经质”——,对于我来说,可以稍修正一下:这不仅需要祥林嫂般的神经质,还需要表达能力。我真的觉得我没有多少语言表达能力,还是那个每个周日晚上磨叽第二天要交的周记的初中生。我交过只有五六行的周记,还不止一次,到随堂写作文的时候就更难受,规定时间啊!!!!那时候 我是不知道写什么,其实还是读书太少视野狭隘,我初中的课余生活都干嘛了?我有一个初中同学,从初一起啃各种名著,我很佩服她,她的思想见识一定比我深刻,扎实的功底比暂时的成绩更重要,记得她——用什么词呢,苦口婆心?穷追猛打?——反正是很热情地向语文老师推荐托尔斯泰的《伊凡·伊里奇之死》,我当时连这部小说的名字都没听过==,拜她影响所赐,我去图书馆从托尔斯泰全集的某一卷找到这部小说,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也这么读到《伊凡·伊里奇之死》的。初中语文上的各种囧也是我那杯具的中考语文成绩的原因吧。其实写不出周记在初三就有一些好转了,到了高中不会为不知道写什么和写不够字数发愁,但是逐渐我发现,我的症结在于我不知道怎么用语言表达。像李白“暮从碧山下,山月随人归,却顾所来径,苍苍横翠微”这种绝妙思维,我是写不出也想不到的,我所接触的教育——什么开头结尾要点题、举例子、加什么肖像景物描写这些敷衍了事更不能解决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 再比如,描述熵,我要怎么说才合适,是MB分布,还是热温比,哪个要说清楚都得引入一大堆其他概念,最后我发现我根本不会既不至于科普,又不一大堆推导的描述熵。提起概念A,就得说说B,说说C,解释半天B,解释半天C,到底重点是解释BC还是A呢?要都解释详细,就和把热学书从头到尾复述一遍一样嘛==

        所以我的语言表达能力哦,真是,唉我写不出好博客,看人家写博客都很多大段很多大段,鼠标滑轮能滚半天,我只能写一小截,这也是为什么我sohu博客总是写了删,看着太别扭,就那么几行字,话都说尽了,写得还和白开水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 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酝酿一篇怀人的日志,除了语言表达上的麻烦,我常想,我的这种感情和腔调是不是当事人所希望的呢,以前读很多怀人的文章也有同感,作者这样的语言会符合当事人的心理吗,后来我想通了,写日志其实是为了自己,人家自有人家的天地,写一些东西,是为了自己过得更好。

Advertisements
发表在 杂谈 | 标签为 | 留下评论